府山直德新闻网
首页 母婴育儿 动漫 军事 国际 文化 体育 游戏 星座运势 综合 时尚 社会 财经 娱乐 教育 情感 搞笑 科技 汽车 音乐 美食 宠物 时事 健康养生 历史 家居 旅游
府山直德新闻网
 当前位置: 府山直德新闻网 » 文化 » 2019诺贝尔文学奖,“双黄蛋”会给谁?
2019诺贝尔文学奖,“双黄蛋”会给谁?
日期:2019-10-17 11:05:36   阅读:2751

诺贝尔文学奖将于10月10日宣布。今年的情况相当特殊。由于去年的丑闻,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没有颁发,而是推迟到今年。10月10日晚上,我们将看到两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这可能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理想方法。在诺贝尔奖的历史上,同一年只有下列案例被提交给两位作家

1904年,第四届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法国诗人米斯特拉尔和西班牙喜剧作家埃切加雷。

1917年,它被授予卡尔·阿道夫·耶尔鲁普(Karl Adolf Yelrup)和彭托佩登(Pentopeden),两人都是丹麦人。

1966年,它被授予希伯莱作家阿格农和描述以色列命运的另一位讲德语的瑞典作家内莉·萨克斯(Nellie Sachs)。那一年的选择无疑具有强烈的政治影响。

1974年,来自同一个国家的两位作家欧文·约翰逊(Erwin Johnson)和哈里·马丁·约翰逊(harry martin Johnson)再次获得该奖项。这次获胜者的国籍从北欧的丹麦改为瑞典。

从那以后,就没有类似的情况了。因此,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给了观众不同的期望。今天,我们将与您讨论诺贝尔文学奖和今年的获奖预测。说到预测,自然它只是作为参考,并具有强烈的个人色彩。例如,关于米兰·昆德拉是否有望获奖,有两个非常有希望且几乎不可能的相反命题——毕竟,文学是一门充满主观性的艺术。无论预测和讨论进行得多好,欢迎您留下信息,并与我们分享您对诺贝尔文学奖的记忆和看法。也欢迎你提名2019年诺贝尔奖得主。

写作|新京报记者宫古

每次颁奖给两个人都会引起很多争议。此外,今天许多这样的作家已经成为被埋葬在文学史上的那种胜利者。

耶洛普的小说写得很清楚,有田园诗般的味道,但仅此而已。彭托皮丹,现在还有谁在读他的作品?作为一个世界级的文学奖,诺贝尔奖的确见证了许多值得未来作家终生追随的大师(当然,如果“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大师”被列入名单,他们的重量级足以与获奖者竞争)。然而,对于这样的作家来说,每年需要一个是夸大其词的。

因此,如果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两个人,如果肉眼可见的文学价值差异太大,这一幕将会令人尴尬。想象一下,瑞典艺术学院的评委们用直筒话筒宣布,“今年的两位获奖者分别是伊斯梅尔·卡达雷和希拉里·曼特尔!认识到他们已经以小说的形式共同表达了人类的精神……”唯一的好处可能是给诺贝尔文学奖带来一种全新的喜剧效果。

然而,不管诺贝尔文学奖对文学本身有什么意义,也不管它的必要性有多么虚无,对国内读者来说,诺贝尔文学奖仍然有积极的作用,也就是说,它有机会让出版社介绍尚未翻译的新作品,拓展他们的视野。在正常情况下,为了读者和利润,这些小而不受欢迎的作家几乎没有机会出版。例如,2004年的获胜者,奥地利作家耶利内克,以前几乎不为人知。她获奖后,她的小说在中国被大量翻译,让我们接触到书架上不同的写作风格。也许这是诺贝尔文学奖对国内读者的最大意义。

01

“年度最佳”不太可能获奖

9月30日,尼西罗德公布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赔率清单。最大的变化是出现了许多陌生的面孔,村上春树最终没有出现在领先者之列。

在尼西罗德公布的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名单中,中国作家残雪名列第三。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村上春树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大热门。他的读者很多,他的写作风格也很独特。此外,村上春树也是唯一有资格获奖的日本作家。在他之后,现在的日本作家找不到任何人能在未来获得诺贝尔奖。有些人嘲笑二流作家村上春树不能获奖。这实际上是一个颇有偏见的指控,村上春树完全被视为一个冷静的“苦咖啡型人物”。村上春树是一位负责任的政治和历史辩论作家。他调查奥姆真理教写非小说作品,指控非人道行为,反思战争等等。他只是不喜欢经常站在镜头前说话,小说也选择了一条不现实的路线。这是一种不太受大多数专业读者欢迎的写作方法,因为它看起来过于简单易行,村上春树的小说有着严重的常规化倾向。阅读村上春树的小说时,除了阅读的乐趣之外,很难获得更多的启迪。他很难打动瑞典艺术学院的评委,他们用罗兰·巴特来分析文本,但我相信小说1q84和《奇妙的鸟的故事》几十年后就会有读者。

Nguygur wa tiango

Nguygur wa tiango,另一位多年来一直位居诺贝尔奖前三的作家,也是每年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就身份而言,天戈获奖的几率确实很高。诺贝尔文学奖通常授予那些虽然作品不广为人知,但致力于用文学捍卫某种语言的作家,如前面提到的希伯来作家阿格农(Agnon)。语言的选择也是恩格吉·天戈文学道路的主题。他认为英语在很多时候都扮演了文化殖民的角色。在肯尼亚内罗毕大学教书时,他要求学校将“英国文学”的专业名称改为“文学”,因为世界上其他语言的作品应该与英语作品具有同等的地位。1976年入狱后,他放弃了英语,只用母语基库尤语写小说。

通过自己的写作,他把自己的母语带到了这个世界上,一生都在捍卫自己母语的传承。这与诺贝尔文学奖的过去信条非常一致。此外,自20世纪以来,诺贝尔奖获得者中从未有过黑人作家。因此,在移民问题日益突出的时候,天戈仍然有很大的机会获奖。然而,就小说质量而言,他的艺术性稍显不足。

米兰·昆德拉

米兰·昆德拉的读者不亚于村上春树,他也被称为“年轻的文艺作家”。许多人想知道昆德拉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获得诺贝尔奖。我认为昆德拉获得诺贝尔奖的概率不应该超过0%,这绝对是这个名单中最低的。他是一个典型的作家,他需要你使用诸如“作品和作家应该分开对待”这样的粗略概念,以便被完全接受。有证据表明,他曾在捷克斯洛伐克当过警察告密者,并举报了他的同胞,尽管这一证据的真实性仍有争议。他脱离捷克斯洛伐克,自称是法国作家。他的书应该只归入法国文学。他曾经嘲笑和攻击捷克从事政治斗争的作家。2009年,他签署了一份请愿书,为被发现强奸了一名13岁女孩的导演罗曼·波兰斯基辩护。

许多作家一生都有很多争议。也许米兰·昆德拉有一些艺术家原则的价值,但给作家颁奖意味着认可他的创作和文学生活。昆德拉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你如何向他致敬?

萨尔曼·鲁西迪

萨尔曼·拉什迪(另译:萨尔曼·拉什迪),他的小说《午夜之子》(The Son of Midnight)绝对是文学史上的一部伟大作品。尽管许多人质疑他的小说从此停滞不前,但仅凭这部小说就足以使鲁西成为目前的经典作家。后殖民作家也受到诺贝尔委员会的青睐。然而,石黑一雄刚刚在2017年获得该奖项,后殖民作家获得连续奖项的可能性并不是很高。今年,印度和克什米尔的事件本可以让人们再次关注鲁西迪的作品,但对于一个仍被穆斯林追捕的作家来说,要让他成为赢家需要额外的勇气。授予卢奇迪这个奖项意味着反对整个穆斯林世界,没有一个组织敢这样做。

此外,阎连科和余华、北岛等中国作家也经常被讨论。今年,余华也在赔率表上排名第14。然而,莫言之后,中国作家不太可能再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如果余华的作品真的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只能说翻译完全超越了原著。像北大一样,每个人都知道最好把他的诗翻译成英语,然后再读一遍。

02

女作家更有可能获奖?

最初,“女作家”不应该被单独贴上标签,但是考虑到今天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她们获奖的机会确实更高。今年最有希望的是一位女性作家,加拿大诗人安妮·卡森。她的作品内容与女权主义关系不大,她的风格更倾向于古希腊和古典主义,但这种风格与瑞典文学院的品味相当一致。如果今年诺贝尔奖颁给一位女性作家,但与女权主义没有太大关系,这是一个稳定而保守的选择。目前,安妮·卡森(Anne Carson)的书还没有在中国翻译,她也没有获得过这么多文学奖项。如果这个奖项能给她一个翻译成中文的机会,那也是好事。

安妮·卡森

谈到女性作家,另一位加拿大人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不得不提到这一点。近年来,她变得太热了。随着《女仆的故事》的流行,她已经从一个普通的布克奖作家变成了媒体焦点。缺点是这可能只是她获得诺贝尔奖的一个障碍。毕竟,有必要注意该奖项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和流行作家之间的区别,这在某种程度上缺乏独创性——因此,顺便说一句,去年的金布克奖获得者,也是加拿大人的迈克尔·翁达杰,除非诺贝尔文学奖能做得更好,否则获奖的可能性非常低。

阿特伍德的小说在文学创作上明显走下坡路。她的最佳小说是《盲刺客》,这是一部在结构和语言上极具独创性的作品,但它与现实意义没有多大关系。之后,她逐渐找到了一个新的主题模型。就内容而言,女仆的故事当然值得一读。它满足了许多当前和未来的问题。但是如果阿特伍德能获奖,那就不应该是因为这个。

玛丽莲·罗宾逊(Marilyn Robinson),一位有可能获奖的美国作家,考虑到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她近年来获奖的几率应该要高得多。玛丽莲·罗宾逊是美国非常著名的作家。她获得了普利策奖、国家图书奖、国家人文奖和《时代》杂志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她几乎赢得了美国的每一个最高奖项。更重要的是,她的小说非常感人。她对性别和社会问题的关注不是那种显而易见的争论,而是在叙述中给人一种看不见的感觉。《贾里德家书》是她的代表作。该书于2007年在中国出版,现已绝版。另一个巴特勒是在2017年刚刚翻译并推出的。无论玛丽莲·罗宾逊能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她的小说都值得一读。

玛丽莲·罗宾逊

其他值得一提的女作家包括波兰的奥尔加·托卡库、俄罗斯的鲁德米亚·乌里茨卡和瓜德罗普的马里斯·孔戴。托卡马克是近年来备受关注的作家。几乎每部小说都被提名布克奖。由于她的政治立场,她还收到了波兰同胞的死亡威胁。尤利察亚在中国也有许多译本。她现在是俄罗斯的国宝作家。然而,与鼎盛时期的俄罗斯文学相比,她有些缺乏语言的力量。马里斯·孔戴也是赔率表上的常客,但她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太陌生了,是一个非常政治化的作家。

03

名单上和名单外的其他作家

很难预测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者——前几年也有一个“黑马理论”可供参考,即获奖者总是在最后一刻获得更高的赔率,可能从前20名进入前10名,如阿列克谢耶维奇(alexeyevich)和鲍勃·迪伦(Bob Dylan)。然而,由于加强了保密性,今后发生类似情况的可能性不会太大。

如果你从名单中选择一个,你认为乔恩·福斯特今年有机会获得文学奖。毕竟,诺贝尔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授予剧作家了,而且诺贝尔奖似乎有倾向于北欧剧作家的传统。当然,它也可能被授予在戏剧和小说写作方面都很有成就的作家,比如彼得.汉德克。他现在是一位罕见的作家,具有极强的精神力量。虽然他的日常生活生活生活在森林里,但他与外界的接触很少,也不会出现在媒体的曝光镜头中,但他对南斯拉夫的政治问题以及现代社会中人类摇摇欲坠的生存和困惑有着强烈的反思。

乔恩·福斯特

这个列表可以继续。例如,阿莫斯·奥兹死后,以色列作家大卫·格罗斯曼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耶路撒冷和巴基斯坦之间和解的事业。另一位以色列作家约书亚在艺术成就方面也令人眼花缭乱。然而,他的想法过于激进,暗示了民族主义的危险。其他重量级作家包括德国小说家马丁·瓦尔泽、匈牙利作家克劳斯·诺·霍尔凯·拉兹洛和彼得·纳达斯、西班牙作家哈维尔·马里亚斯、美国作家唐·德里罗、科马克·麦卡锡和阿根廷作家塞萨尔·埃拉(但他自己也说过,“这个国家的一些朋友总是敦促我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做出一点努力。这个“稍作努力”就是让我谈谈人权和民主。我不想这么说。我宁愿和我的书、诗歌和艺术生活在象牙塔里。我认为我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毕竟,奖项是特定人群向特定作家表达肯定的一种方式。它必须有自己的风格倾向。一些作家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并不能证明他们不是大师,获得过诺贝尔奖,也不可能成为经典。

克拉拉·斯诺·霍尔凯·拉兹洛

诺贝尔奖因其世界性而成为当今耸人听闻的话题。它不局限于某一种语言或流派,用任何一种次要语言创作的作品都有机会向世界展示。也正是由于这种世界性的选择范围,诺贝尔文学奖不能像布克奖、国家图书奖或其他文学奖那样随意选择获奖者。

下周之后,两位诺贝尔奖得主将被公布,不可避免地会有大量的报道,只要没有出人意料的人当选,内容将基本上以表扬为主。也可能有怀疑和反对的声音,比如鲍勃·迪伦的获奖场景。唯一的建议是,不要把诺贝尔奖看得太重,不要把它当成权威的殿堂,它每年只颁发一枚小奖章,用来挂在作家的简单身份上,让他们看起来闪闪发光。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作品在读者心中的回响。

你认为今年谁会获得诺贝尔奖?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猜对的朋友会收到书评周刊的一本书~

这篇文章是独家原创内容。作者:宫古;编辑:去散步;校对:薛静宁。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请把它转发给朋友圈。

 
 
 
免责声明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  
  热点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lerajahotel.com 府山直德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